Blog Introduction
此為耽美收藏文庫,以耽美文章收藏為主,非專業經營,不定期更新。 所有內容皆為看過,覺得還不錯的耽美文,因前期有很長一段時間未上傳新的內容,接下來會慢慢加入曾經看過且滿推薦的耽美文。 個人不偏好主攻、互攻、末世、網遊、同人類型的文章,相關愛好者請多多包涵~~ 留言區讓各位盡情地吐槽及交流,因個人不定期上線,所以不會做任何回復,但會持續關注,有任何問題可以留言~~

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案:

民國初年十六歲的桐音是紀家老爺的私生子,自五歲起就被軟禁在紀家“禁園”,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時光飛逝,桐音的美貌如山茶花絢爛地綻放,讓人想要瘋狂地佔有,虜獲那純真的靈魂!
在選擇侍寢的初夜,紀家新任的孿生少主,不約而同地將手伸向了桐音,他們同父異母的弟弟,在專橫的愛與無盡的肉欲之間,血緣不過是一種裝飾,催生著罪惡之花。
桐音惶惑著,無法抗拒地踏上背德之路,繁花落盡之後,三人抓住的究竟是恨?還是那扭曲的愛……?

 

文章標籤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案

他心裡有恨,恨這個當初收養他卻又棄他不顧的男人。經歷過那一晚,舞虹暗自下定決心,要讓這個男人知道復仇女神的刀刃已經向他刺去。多年後,他化名成功整垮他的生意,也讓他成了自己肉體的禁臠,可為什麼心裡總是感到澀澀苦苦的?他應該要狠狠嘲笑這個男人才對啊!且在看到他纏綿病榻的時候,只想陪在他身邊……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案:
有沒有搞錯?他「賣身」的意思是「出賣勞力」,可不是出賣他的「小菊花」啊!瞧這是什麼變態王府,堂堂王爺鎮日淫逸好樂,不但葷腥不忌、男女不拘,甚至「無經驗亦可」!他只是想安分守己的倒茶掃地,可這霸道王爺偏偏不如他的意,一拐二騙三強上,天天搞得他腿軟!趁著王爺找到新的「練兵」對象,他也剛好包袱款款,離開這個「傷身又傷心」的是非之地……

文章標籤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案

  月圓對孫允晨而言是既罪惡又甜蜜的痛楚,只屬於他跟姊夫之間不可告人的秘密,即便他知道姊夫只是可憐他,對他毫無任何的感情,但因為潛藏在心中的愛,他願以自己的身體安撫對方受傷的心,卻沒料到隨著姊夫理想中的情人出現,他們這層脆弱的關係正逐漸崩毀 ……

 

文章標籤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案:
  
  個性內向、外表陰沉的黃誠榮,平日最大的嗜好就是讀書、音樂與冷門藝術電影,為了幫戀人慶生,他用所剩不多的生活費買了蛋糕,卻親耳聽到他和同學打賭三個月內將他搞上床,為了復仇,他從此改名整容不再回故鄉。五年後再次重逢是在一場合約會議中,原以為冰凍的心卻在接近他的那一剎那急速跳動,為了公司的合約他不得已答應和他上床,但要真愛他給不起……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案:

 命運和我開了玩笑

是我不瞭解你,還是你不瞭解我

什麼是我想要的?金錢?地位?愛情?

不,不……

伸出雙手擁抱我吧,我只需要一個溫柔的吻
 
什麼是你想要的?權勢?榮耀?還是我?

不是嗎?

伸出雙手想擁抱你,抱住的卻只是我自己

也許我該放開你,在互相傷害之前……

可是,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幸福啊,怎麼能讓它就這麼流走?

所以,只要你還愛我,我永不放棄!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發生在胡大與辜英成親五天後的事……

「小朱!壺裡沒熱水了,你給我裝一些。」胡翟闖進廚房喊著,他大哥胡興剛從大睡五天斷飲斷食的狀況當中醒來,正需要吃喝。房裡沒了水,他自然要來取水給大哥喝。

小朱本來半背對著廚房門口在收拾剛才老爺辜英用過的爐火廚具,還一邊想著自己剛才對辜爺說以為那個大爺是個野男人,正擔心辜爺會不會不高興,被胡翟這麼一叫,嚇了一大跳不打緊,連手上的炒鍋都摔到地上了……

胡翟一看傻了眼,怎麼自己的聲音很嚇人嗎?

朱喜轉過身來,臉色有些發白。這個來取水的人和另外一個人昨晚好像住在這兒了,他聽辜爺叫這個人小三,只是辜爺忙著照顧大爺,還沒有空告訴他這兩人是不是從此就住在這兒了。既然辜爺叫他小三,自己是不是可以叫他三爺?

「三……三爺,我馬上裝。」

朱喜走向胡翟。

胡翟提著壺把遞出水壺。

朱喜的手摸上了提把。

無意中朱喜摸到了胡翟的手,腦裡電光火石地一閃,竟然閃出了剛才辜爺跟他說的『有一些命運很獨特的男人一定得嫁八字很獨特的男人才會有子嗣』這件事,驚得他嚇得放了手,水壺掉在地上……

胡翟看著小朱越發蒼白的臉色,更是不解了,疑笑地看朱喜,心裡冒出個問題:這男人在怕什麼?怕自己?自己有什麼好怕的?他非常明白自己的貌賽潘安,待人處世又圓滑,又多金有勢力,誰都想攀上一攀,他還沒碰過誰會怕自己的。

「你……怎麼了?」

胡翟一問,小朱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想到辜爺說的那件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臉色更加白得發青了,慌張地彎腰拾起水壺。

「沒事!我去裝熱水!」小朱說著便閃過胡翟走出廚房,去取熱開水。

胡翟盯著小朱背影若有所思。

從這天開始,胡翟養出了個惡興趣:觀察小朱,找出小朱為什麼會怕自己的原因。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終於成親了。

左逢春跟胡嘉周旋了兩年,胡家三兄弟終於全部答應力助左逢春。

醉眼迷茫地看著來道賀喝喜酒的朝中各級官員,左逢春就快要撐不住了。

辜英扶著左逢春,對左逢春的父母說:「左伯伯、左伯母,我送逢春進喜房。」

雖然根本不贊同自己兒子娶個男媳婦,但看在胡嘉有能力傳宗接代這令人震驚的證明——辜英與胡興的兒子和胡翟隆起的肚子——份上,左逢春父母還是親自來京師主婚。因為不來也不成吧,這婚可是由皇上親筆下詔賜下的……

只見左伯伯鐵青著臉,對所有道賀的人一律怒目而視;而左伯母則整天紅著雙眼哀哀淒淒的……不知道的人可能以為他們左家出了什麼喪門的事,這對父母根本一點也沒有給兒子辦喜事的樣子。

一段路扶進了內院,傭人們都在前頭忙著招呼客人,這府裡內院的信道走廊倒是連個人影兒都沒有,安安靜靜的,與前院的熱鬧恰成兩個世界。

「逢春,你怎麼喝成這樣?等會兒怎麼洞房啊?」辜英扶著矮他半個頭的新郎,直歎氣地快把頭搖掉了。

「呵呵!我……呃……又是歡喜,又是……呃……扼腕的……是不是……是不是自古……忠孝……呃……不能兩全啊?你告訴我!啊——告訴我啊!惡……」

辜英從來沒見過如此失態的左逢春。左逢春從來就是從容不迫、瀟灑自若的,從來也只有泱泱大度的他逼得眾人臣服低頭,何時能讓人逼得像今天這般借酒忘愁?想到左家雙老,辜英的驚愕中也不禁帶著因瞭解而產生的同情、因同情而產生的感傷。

「逢春,你醉了……」

「醉了……嗯……最好!阿英……我只跟你說,只跟你……呃……一個人說……我好苦啊……跟小嘉鬥了兩年,他就喜歡……喜歡作弄我,就連……呃……小三答應了條件,他……小嘉他還是不理我的求婚……我爹也不許我娶他……呃……你……你說我能怎麼辦?!我只好去求皇上了不是?我這件事……到底做對做錯?怎麼弄得我……呃……裡外不是人?呵呵……我這輩子……呃……第一次呢懷疑……自己……呃……長了個……呃……豬腦袋……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逢春笑得多開懷啊,可那眼裡卻只有絕望……

辜英不捨啊,不捨這異姓兄弟。

「逢春,你這麼做啊,兄弟我用我天縱神機的名號保證,絕對沒錯!你就安心吧!你不信你自己,總得相信兄弟我吧,嗯?」

左逢春困難地撐起已經沒力氣挺直的脊背,用力僵著脖子,透過醉得昏花的雙眼努力凝視辜英。

這誰?天縱神機辜英啊!只要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沒有不成為鐵口直斷的事實的。

「我信!」左逢春眼底那抹黑暗似乎漸漸淡去,神采變得明亮。「只要是兄弟你說的,我都信!」

「那好,哪,你的喜房到了。我就不送你進去了,胡嘉應該會照顧你。你要記得你沒做錯!事情會有轉機的……」

辜英不禁歎口氣,怎麼今天換他辜英在安慰這個一國之相的兄弟了。從沒想過左逢春會讓他露出這一面。

「一定一定!兄弟你慢走……我……呃……嘔……」

左逢春推開辜英,就在房門口吐了一地。

「哎!你……你先進去!我去找人來收拾!」辜英繞過那灘嘔吐物替左逢春推開了房門,小心地扶左逢春避過那些髒污,才讓左逢春進了房,然後在逢春身後替他關上房門。

低頭看了那灘嘔吐一會兒,心底開始為左逢春禱告,希望那個難纏的胡嘉不會在新婚之夜把左逢春丟了出來。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序.

「什麼?!你有膽再說一次!」

嗯,好啊!我本來就有膽啊,沒膽不就死翹翹了?那我便再說一次。

「胡大當家的,你家三兄弟降生時辰都好,三人都能各自闖出名震天下的名堂。但美中不足的是,可能幫你們算降生時辰的先生八成與你家有仇,應是看准了與你家祖墳相克的時辰,讓你們兄弟三人各個雖都能大富大貴,卻也都得絕子絕孫。」

兩年前竄升為南來北往東去西來水陸運輸第一家的順來發,為其大當家的胡興當場氣白了那張叫所有女性為之癡迷的古銅色俊臉,指著我一直「你、你、你」得「你」不出個所以然來,我看他是氣瘋了。

總算他還想到要說什麼了。

「我拆了你天縱神機的招牌!」

「胡大當家,我是行走天下沒錯,但我沒隨身帶著招牌啊!」

「你!」他又指著我鼻子:「你胡扯什麼?!我請你來,是要你幫我合個旺夫興家的八字,我好去尋有此八字的女子成婚,可不是請你來胡扯些我家祖墳如何的!」胡興說完,又氣憤地對著我一甩袖。

「胡爺,正因你想旺胡家,所以我才把推算了的結果告訴你,如果府上三兄弟想娶妻,那確實都是個絕子絕孫的命卦啊。」

「你……」胡興氣得頂上冒煙了。

看過胡家祖墳後,我算了三次,三次都如此,若我沒算對,那天下間大概也沒其他人能算得准了。每次算的結果都是:大富大貴、絕子絕孫。

當然,這不是無法可破。

「但胡爺,我還沒說完呢!如果不想絕子絕孫,那麼胡爺三兄弟得想辦法把自己嫁出去,而且絕對不能入贅嫁給女子,只能嫁給男人。如此,胡爺家便破了當初為爾等算時辰降生那位先生所合算的命格了,此命格一破便能旺家丁,亦能守富貴。」

「什麼?!」

咚!

胡興竟然昏倒了。

我給胡家三兄弟算過,他們各自有相合命格之夫,尋到該人即可下嫁,一年後便能有孩子。這一旺就能旺四姓家丁啊!簡直太驚人了!

我只是覺得奇怪,男人跟男人根本生不出孩子吧!

但真詭異的是,胡興若嫁個二十六歲肖羊且十一月十一日子時三刻出生的男人,以命卦算,兩人真的會有後代。

二十六歲、屬羊、十一月十一日子時三刻出生……這怎麼感覺如此熟悉啊……

汗涔涔呢……怎麼就這麼剛好呀?!

我……是不是趕快先逃要緊啊?!

我可不想娶個男人啊!

……除了我,當然還有別的男人出生于此時刻的啊,我不透露自己的生辰不就得了!哈哈!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案:
  打從出生他就有個天生的敵人是父親恩人的兒子
  自小成績好到從沒拿過第二,聯考還是榜首
  高中時為了陷害他,他決定買本A書誣賴他
  誰知竟讓他識破還幫自己解決第一次的生理需求
  長大後,被老爸逼著去上班學習自我謀生能力
  沒想到竟在公司遇上頭號敵人
  還為了貪圖一客牛排差點被吃干抹淨
  無意間看到八卦雜誌登載他和秘書秘密結婚的消息
  他才意識到自己的感情並決定祝他幸福......
  
  自從他第一眼看到幼稚園牛小小粉嫩可愛的小臉
  他就說了「我要他當我的新娘子」
  父母原以為是小朋友的玩笑話
  還答應只要每次考試都得第一就成全婚事
  衝著這句話,他從此凡事都得第一
  某次出外洽公時兩人偶然重逢
  潛藏心中多年的愛戀終於一發不可收拾
  這次簡正浩決定鯨吞蠶食,讓他沒他睡不著
  誰知他才出差回來,小小就已經另結新歡......?
  

文章標籤

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